RSS
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影音节目>资本人物>

《资本人物》深港产学研创投董事长 厉伟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03-16 点击:

他的眼光
  像《西游记》似的,妖怪里面挑妖精。
  他的耐心
  急躁的人就像刚从山岩上崩下来的一块石头一样,掉到河床里边,慢慢地随着水流、岁月的冲刷,最后变圆了,那个时候它耐心也到极点了。
  对投资,他强调分享
  其实投资就是大家都想创造一个天堂,大家要分享成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对投资的企业,他甘愿只做个看客
  你是画画的,我是坐这看画的,企业是你做,不是我做。

  厉伟,1963年生,北京人,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
  现为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目前持有荣信股份(002123)18%的股权,为荣信股份的联合实际控制人。
  2008年1月18日,荣信股份市值达61亿元。
  同洲电子,深市中小板,002052,2006年6月27日上市,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10大股东之一,持有股份806.49万股
  荣信股份,深市中小板,002123,2007年3月28日上市,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股份1151.80万股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厉伟和同事们正在讨论新项目,像这样激烈的讨论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
  厉伟,作为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从事创业投资时间长达19年。在众多的投资案例中,荣信股份投资回报达到七十倍。
  您真正做风险投资应该是从哪一年算起?
  应该1988年吧。
  1988年?
  对。
  1988年是哪个项目?现在大家也知道吗?
  1988年我们在海南岛的时候,我在海南岛待过半年。当时有一帮北大校友,北大化学系的校友,在海南成立了一间叫科富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发了股票。
  还发股票啊?
  对,自己发的。
  做什么的呢?
  做化工的,当时想把北大化学系的那些老师们的技术转化成生产力,那时候想的就是技术能转化成生产力。原因是当时有两个同学,北大化学系1963年毕业的两个学生,在海南岛,就挑头出来做这个事。大家想的就是说大家集资,成立一个股份公司。
  那时候就想要上市吗?先集资后上市吗?
  当时没有想过上市,1988年中国没有证券市场。但是发了股票,还真的印了股票。
  这有法律效应吗?
  有啊,那个时候没人管,反正就印了股票,我还买了1500元的。
  1元一股是吗?
  1元一股,后来公司,可能正好海南岛变得特别萧条了,这个公司后来就倒闭了,但是你说风险投资应该说最早就是这个。
  其实那个时候

  2000年的一天,厉伟的一个朋友找到他,说要给他介绍个项目。
  2000年的时候,国内说要推出创业板,1999年推出创业板。2000年初的时候,三四月份的时候,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我一个朋友,一个退休的女老师贺老师,我们很尊重她叫她贺老师。贺老师有一天就突然跟我们另外一个朋友找到我,说介绍一个项目给你。人家找我们来投资,她的一个亲戚说有一个人来深圳找投资,
  完了说你能不能去谈一谈?我就说那行,一起中午吃饭吧,就去吃了饭,就跟现在团队的总经理左强就见到了,就开始接触了。问他销售额,销售额300多万。完了我们有同事就开始接触,谈,到企业实地去考察。几个月时间,过程中,对这种项目觉得小,非常小。
  他那是什么产品?
  是节能产品,高压变频,SVC,竞争蛮激烈的。他给我们报的材料我们这儿都有, 报表材料说,我占了全国市场占有率的70%,销售额396万吧好象是,利润50几万,还有差不多一千万的负债。我们有人去调查了,销售额这是真实的,390多万是真实的,占了全国市场70%,他一共卖两台。
  那你不觉得这70%跟只卖了两台会不会太悬殊?说是这个人吹牛啊。
  全国一共三台嘛。
  也不吹牛。
  是不是?刚开始市场兴起,当时也还是投,内容分歧也蛮大,争论也蛮大,最后还是决定投吧。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说那些成功的项目如何如何,其实当年都是很普通的,很平常的,真的很少有当年怎么发现的。我们有时候就说,风险投资就是不谈那些具体的,我们谈风险投资,谈一些概念的东西,我们有点眼光了。
  就像我以前讲的,多少有点象《西游记》似的,你是妖怪里面挑妖精,小企业都不太规范嘛对吧,都是跟《西游记》里面的妖怪似的,你有本事找出其中的妖精,陪他去西天取经了,有的中途就夭折掉了,有些就成功了,有些可能就类似于红孩儿,类似于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就被太上老君收回去了。
  那怎么在这么多妖怪里面发现他是精的?
  要说什么是精,挑妖精的几点,还是有些特征的。我觉得第一领导人,领导人必须要有比较远大的志向。我觉得如果这个领导人他的想法很简单,我就想一年赚个一两百万,做个小富翁,比打工强,相对自由一点,我们的态度就是你尽管做你的小富翁好了,别找我们。我们选的是那种,可能现在很穷,但是未来有野心, 他有野心,或者说他最少要有雄心大志,有远大抱负,要做一番事业。什么叫事业呢?我在海南这次参加一个会议,企业社会责任同盟,海航的董事长陈峰在上面演讲,他讲的什么叫事业?就是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才叫事业。你就干对你自己有好处的那不叫事业,那叫事情。什么叫事业?什么事情叫事业?就是对别人、对社会有意义的才叫事业。

  厉伟说,当年决定投资荣信,也是因为荣信的总经理左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人非常有事业心,为了事业,我要干成事业。而且很有那种激情,而且这个人有很大的理想,我做出来的东西是可以跟西门子 、ABB来抗衡的,能够让中国公司省点钱。

  在厉伟看来,当年决定投资荣信,也是有很多运气的成分在。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开始认认真真大规模做风险投资刚开始不久,处于那种看什么都好的阶段。它有一个阶段,就是看什么都好,完了过渡到看什么都不好,完了再过渡到很正常了,它有这么个阶段的对吧。我想这个很正常,因为刚开始做这个领域,看什么都好,完了进入到看什么都不好的阶段,就是因为失败了不少,看啥都觉得可能是陷阱,看什么都觉得有危险,就不敢做了。完了之后到现在,
  就经历了整个过程就很正常了,很平常心来看了。
  投荣信当年是初期?做风投的初期?
  初期,我们那时候经验也不足,实话讲,经验也不足。现在可能遇到这种项目,真的未必会投资了,真的,也讲句实话,所以说做风险投资有运气在的。

  然而,正当厉伟满怀希望期待荣信能大展鸿图之际,荣信却遇到了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瓶颈。2002年,国内市场十分不景气,荣信所在的辽宁鞍山贷款也很困难,荣信陷入了资金紧缺的僵局,发展举步维艰。
  左强当时说开个股东会,先开个股东会。股东会在郑州开的,我们陈总去的,陈志军去。在会上左强就提出增资,除了我们公司之外,所有股东都签了同意。
  你们当时顾虑是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风险投资陷入一个低潮,2002年陷入一个低潮,完了之后公司增长是蛮快的,但是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讲,它看不到退出的希望。我们公司陈总就提出来,就说这个事我定不了,我还得拿回去,没签字就把那个报告拿回来了。
  拿回来之后,我们公司内部开会,开会意见也争论很大。
  哪个声音大一点?
  觉得说已经有那么多投资了别做了。
  当时你们投了多少项目?
  投了不少项目,当时有好有坏的,当时内部的争议蛮大,说别做了。后来左强到深圳来,我记得当时在东座的别克乔治咖啡厅跟我谈。左强他游说能力蛮强的,而且事业心很强这个人,他说真的,企业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候,我们过了这个关,我们真的就能跟外国公司抗衡了,真的,我就是想做一个中国的民族企业,我有这个信心,我有这个能力,你们要相信我。他也是说服我这边了,我作出决定,我说行,那内部我来推动这个事。
  那你觉得他当时是什么让你一下子被说服了?
  也不是一下子,其实我一直对他很有好感,但是我内部有个程序,我也要说服,他让我更强烈的要干这个事。完了内部再开会,反正我要提交大家再讨论,完了派人专门再去公司查 ,反复看,了解,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回来的结果呢?同事们回来的结果,最后大家的意见就说既然你这么大坚持,我们看了也还可以,也不错,你要觉得行,基本都认同我的意见了,说干吧。
  就是左强说服您,您再去说服公司内部的员工?
  说服,并不是说简简单单地说就这么定了,而是说去调查,再去调查,去看它各地的合同,订单确实这么多。就是缺钱来发展这些订单。
  有市场没钱。
  因为我们在左强增资之前,我们刚刚有一单受骗了,所以大家变得很谨慎对投资。我们有一笔大概投资两千万左右受骗了,就搞得好烦我们当时,所以就进入这个状态。结果等我们作出投资决定之后,除了管理层其他人都不投了。
  他们怎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还是害怕。
  就是当时大家都看这个市场环境不是很好?
  对,很差,股票也一塌糊涂,什么都一塌糊涂。大家都不干了,其他人也不干了,左强就跟我们说,能不能你们都给接过去,把那些别人不干的东西。
  当时要接多少?
  800多万。
  这800多万对你们当时来说是很大的一个资金吧?
  也不算很大,但是应该说也蛮有压力的,主要是心理压力。
  因为刚受过骗。
  因为刚错了一单挺大的,完了这边又要投那么多,但我们内部还是统一了,说还是干吧。
  当时虽然说干,但是心理也不是很有底?
  真的不是很有底。
  你们那时候决策机制是什么?
  也是大家开会定。
  一票否决吗?
  我可以一票否决,但是我也不能说我要坚持干就可以不顾一切地干,也不行。只是说我的影响力在这个公司里头当然是最大了,能够说服大家,尽量的说服大家。
  那你们等于又增资了800多万?
  对,我们又增资。
  你们占了多少股份?
  我们占了20%几。
  是第一大股东?
  当时是差不多第一大股东了,我们两间公司,我们自己一间公司,还有另外我们的一个管理公司,他增资了一部分,我们说服他也说放点钱进去吧,我们跟他说,然后他放点钱,他价格高点,那边也是我们控股的,就放点钱,OK,完了企业就发展非常快。

  公司开始良性运作之后,厉伟觉得上市的时机已经成熟,积极推动荣信上市。然而就在公司积极准备上市的时候,2005年股改开始,中小板全部暂停。上市一事就此搁浅,之后经过了两年的等待与煎熬,荣信终于在07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因为那个时候 荣信准备的早,荣信在我们进去的时候就改制成股份公司,就一直在请券商辅导,券商辅导了七年,所以上市对它来讲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像很多企业,听说恢复中小板了,才急急忙忙股改,才急急忙忙找券商来辅导。荣信,券商、会计师、律师这三个中介机构跟着荣信跟了七年。所以上市对它来讲, 准备来讲,它实际决定,中小板恢复之后,公司立刻作出上市的决定,启动非常快,因为所有的都是现成的。
  但是这七年过程你有没有觉得想放弃的时候?
  没有,从来没有。
  这七年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很简单 我们还有十年的项目呢。
  这算短的?
  对呀,不算长的呀,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觉得,很多人做一生的,人家很多人做一个项目,有很多人持股份持一生呢对不对,这不算长的。
  所以这中间真的需要耐心?
  耐心、勇气、熬得住。
  这是不是做起来很难?怎么能够做到呢?
  就是因为有人做到了有人就成巴菲特了。
  那对您来说,您在投资的时候,决定投这个项目,您之前对它的回报周期有没有算过?就是预期会多久?
  是这样,预期都是美好的,但是通常都是漫长的,通常会长过你的预期。
  你一般会预期多久?
  我们预期一般都是三到四年。
  三到四年?
  通常都会超过,三年,我们就希望在三年左右能够开始见到明显的回报,但是至少前几年都长过这个预期。
  长过预期的原因是什么?
  市场变化  ,当年的企业家对事情考虑的过于乐观。
  您说的耐心我们怎么理解它?比如说遇到一些就像您说的很多不测的事情,怎么样让你还是有这种耐心?
  这跟人的性格有关系,其实跟人的性格有关系,也与信心有关系。有的人就很没有耐心,从小孩就能看出来,有些小孩属于凳子上有图钉,有的孩子凳子上有胶水,这与人性格有很大关系,真的有很大关系。其实做到我们今天,你说你要做一个成功的人,成功的投资人,耐心是要训练的,强迫自己要忍住。
  就是强迫自己?
  对,完了,先强迫,慢慢就成习惯了,成习惯就成自然了。
  耐心是不是有时候可以理解是一种无奈?
  有,有,对,确实有,应该说有的项目是无奈之举,你没招,只有等,对不对?只有等,你出不来。我们有一个项目现在出得很漂亮,现在很漂亮,也是我们2004年投的一个项目,做福利彩票方面系统的。开始也说很好啊什么什么,认为彩票市场,中国人喜欢赌,肯定买彩票。结果投进去以后,发现没有啥人买那个彩票,因为彩票尽出骗子,所以人们都不相信这种彩票了。国家根本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就给不到我们钱。但国家说,你们有合约,你们要不断地投。我们就不断地往里投,不断往里投我们公司。
  投了多少钱陆陆续续?
  投1500多万,我们一家投了1500多万。开始让我们投150万的,从投120万开始,我看第一笔我们投了多少?投60万,从投60万开始,最后投到1500万。就我们和另外一家股东,一家有钱的股东两人投。那家股东他比我们还惨,他最开始他投了2500万,投到后面的时候,他最后因为他几次在我们进去之前,我们投进去之前,都是每次说增资,最后变成了独家增。
  人家都不玩了。
  就耍他一个人。但是我们投,最后我们在珠海好不容易争取下来一个机会,说由我们自己来代理发行股票 ,福彩中心也不相信,说你们必须压400万元在这儿。
  在这种情况下,股东按比例出,股东都不出,只有他和我能出。
  股东不出因为没钱还是看不准?
  看不准,完了一个也是压力太大,公司赔得一塌糊涂。完了这边,那个大股东他有钱,他已经被人家搞怕了,他提出来说,我可以放钱,但是厉伟他们得先放,他们钱到帐的时候我才到帐,都到这种程度了。我跟他说,我说这样,我把钱,你容我一点时间,我们当时的资金,2005年的时候资金有一点点紧张,因为我们刚还了一笔钱,头寸我们还要从其他地方,人家欠我们很多钱,我们要给调回来,正在回调的过程。我跟他说,我说你先放,你放完了之后,我第二天,我钱调回来了我就放。对方回答说,不行,你是没骗过,但我已经被人家骗过很多次了,到这个程度了。他最后提出的方案说,这样吧,你股份少,你股份多一点吧,
  你多增点资,我就不增了,咱们俩股份你比我多都行。你说要公司好他会提这种想法吗?
  是。
  对不对?
  那你可以不要啊。
  是,我就没增嘛,我说还是按比例增吧。最后说按比例增的话我是就绝对不干的,最后就是一人一半,我们俩一人一半。就这么一步一步熬过来的,公司那时候要破产了破产了,真的破产了玩不下去了,他买回来很多二维条码扫描枪,说我们就分点扫描枪,还得自己卖。但最后公司熬过这一关了,真的是熬过这一关了,你说痛苦不痛苦,好,今年利润2000多万,明年利润还更好。

  虽说耐心可以使人更加冷静、理智,然而在厉伟看来,勇气、冲劲也是必不可少的。
  哪个项目让您这个勇气得到最大强度的考验?
  最近投了一个,投了一个艾滋病的项目,艾滋病检测的项目在成都。那个团队非常优秀,从美国回来的,自己干了六年了,产品没出来,实验室的结果刚出来,下一步要工业化,要建厂房。我们几个朋友也是投了一大笔钱进去,那蛮有勇气的。
  这个勇气是说他没有真正的产品出来,只是有一个远景?
  对,有技术,技术出来,你相信他能成功。
  这是不是也是有一种直觉在里面?因为你又不是行家,你也不懂各个专业的情况。
  是这样,我不是行家,但我至少可以问行家对吧,这个其实很重要。我不是行家,
  但不代表行家不知道,不了解,我可以问对吧。这个大家去了解,去探讨,完了回来总结,你毕竟工作了二十几年,这些经验的积累还是那什么。就跟中医似的,
  你说中医摸一摸你的脉,摸摸你王珺择的脉,摸摸厉伟的脉,他就开出不同的药来,他凭什么呀?从科学的角度来讲他凭啥呀?凭的是经验实际上。
  您在选择投资项目的时候
  那就是说能够进入您的投资视野的这些企业,它们要具备哪些素质?
  你要说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企业,我们举个最简单的,我们其实喜欢那种行业内前几名的企业。这是第一,我们绝对喜欢的。但是这前几名,我们通常会跟企业家讲,我们强调一个相对领先。啥叫相对领先?两个人在森林里面走,突然出来一只华南虎,中国人讲华南虎,出来一只华南虎,一个人马上换上跑鞋,另外一个人说,你换了跑鞋你也跑不过虎。跑不过虎跑得过你呀对不对?我跑不过华南虎 也跑得过你,相对领先嘛。其实你喜欢什么样的企业,你要问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企业,我们喜欢相对领先的企业。什么叫相对领先?就是说在行业内的前几名。
  我们不能保证它永远领先,它相对领先,这个时段是相对领先对不对。我之所以对这种企业投资,就是我们期望我们的投资可以使它保持这个相对领先多一点时间,长一点。实际上投资,我们跟企业家谈,投资是个分享。什么叫分享?分享很简单理解,分着吃。一个基督徒做了很多好事,死了后到飞到天堂。看到以后 心里想,问上帝说,干嘛送我来天堂?天堂和地狱有啥区别?上帝找了个天使,带他去看看地狱。去了地狱,很大的桌子,比这桌子还大,上面人间美食应有尽有,都在中间摆着。过一会儿,开饭时间到了,进来的都是饿鬼,一群饥肠辘辘的饿鬼,而且骨瘦嶙嶙,每个人拿着一个三米长的勺子,使劲地舀,舀得到吃不到,都想独占这些食物,互相争,最后谁也吃不到。看明白了,上去了,上到天堂一看,同样的桌子,同样的食物。过一会儿,开饭时间到了,天堂里人们都进来了,一看 ,拿着同样长的勺子,每一个人都在喂别人吃,大家在分享这盘丰盛的食物,这就是天堂。其实投资,就是大家都想创造一个天堂,所以大家要分享成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智慧出智慧对吧。投资实际是一个分享的过程,
  大家来分享,同样大家来共同承担,分担失败,分享成功。

  一句话心得
  创业者——创业永远无早晚
  投资人——机会永远都存在
  所有人——过了这个村还有下个店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