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影音节目>资本人物>

《资本人物》东方港湾董事总经理 但斌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03-16 点击:

一个笃定的价值投资者
      我们说选价值投资 你实际上是选择了一条人迹更少的路 
      我们该如何面对不确定的未来
      你到底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 来穿越这个时代 我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 
      熊市一样赚大钱
      你发现这个好企业 实际上 不是说 现在牛市来了 它涨了几倍 而是说什么 在牛市来之前的前两三年 这些真正好的企业已经在涨了 
      如何面对市场波动
      比如说 市场回调跌的很厉害 您会不会在遇见这个跌势刚刚形成的时候抛股票
      我们不抛 我可能就是 我们还接着买 我们是这样一个做法 
      投资无秘密
      我觉得投资本身没有秘密 我能看到的 别人都能看到 
      坚持是最艰难的选择
      这种坚持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你让心灵坚持是最难的 

      私募基金东方港湾董事总经理但斌


      1967年生于浙江
      1992年开始从事证券期货研究与投资
      先后任职于国泰君安和大鹏证券
      2004年和朋友一起成立东方港湾投资公司
      开始私募基金经理生涯
      经典案例 2003年投资贵州茅台获十几倍收益

      东方港湾公司成立于2004年 专注于长期股权投资 从2004年1月至2006年12月 东方港湾累积收益率高达560.6%  但斌是这一业绩的缔造者之一
      1992年 年仅25岁的但斌 踏上了通往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道路 在深圳 他第一次接触到了股票 并且从此开始了他精彩的投资旅途

      当时你对股票是怎样一个认识
      1992年8月份的股票风潮 原始股 很多人 正好我来的时候这个事情 已经平静了 这是第一次对股票市场的一个感受 知道这个东西能挣钱 
      然后 正好当时我们公司的老板 他有拿了50万 让我帮他去做股票 
      其实早期人们刚开始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 就是很容易赚到很多钱 
      对 我记得很清楚 好像当时刚上市什么琼民源什么 反正就是一个劲的涨 海南的几个股票 我记得
      有一个很好的回报以后 这些朋友 这些老板的朋友或者一些其他朋友 觉得能挣钱 就拿一些钱来 
      但是 后来紧接着就是1993年的大跌就赶上了 就是亏的应该是非常厉害 
      1993年大跌时候你在做什么哪只股票
      那个时候主要是在深深房 深深房 当时做的时候 开始的时候也不是非常懂这个行业 就听消息 听一个很著名的一个股评家的一个说法 说什么深深房有什么消息 然后就进去了 从进去了开始 一路下跌 不但把赚的钱全部亏进去了 本还亏了很多
      那次让你亏了多少钱
      那时候后来就是赚完钱以后 很多人的钱拿回来差不多250万 亏了 可能最后剩90万 就大概是这样 所以当时骑自行车就骑不动了 神情恍惚 
      所以说 第一我觉得投资 实际上它是风险很大事情 就是说你一定要很严肃的对待它 另外从这件事最深刻的教训 就是不能听别人的一言之辞 就去做 就不能做这样一个 我想现在很多投资也是这样 听到一个消息 然后马上去买进 实际上这是风险最大的事情 而且这种办法实际上是毁灭财富非常厉害的一种做法 

      在经历了一次次亏损之后 但斌开始寻求投资大智慧 并且开始选择走价值投资之路 但和刚学走路摔交一样 他也品尝到了起步时的艰辛

      你最初做投资是什么样
      如果1992年的时候开始算的话 到2002年 差不多十年时间 才从一个 怎么说 一个图表分析的这样一个做法 慢慢才过渡到真正从企业出发这样一个角度 
      后来 是什么事情触动你 让你开始走上价值投资的那条道路
      开始是 第一次经验告诉我们 是不能听消息 那么第二次 能不能去选择企业的时候 那么选择什么样类型的企业 原来我们也操作过一些华工科技 这样一些企业 当时实际上也是亏了一半 实际上是对这个企业研究不透 又下了个重注 所以说有一个比较毁灭性的影响 
      那么 真正的 实际上价值投资 我们实际上是2001年开始 当时实际上主要是在香港 那么在香港 当时2001年的时候 也是全球股灾 我们在香港选择一些企业 这些企业 能不能从长期的角度来说 至少不亏钱 赚多少我们不知道 我们说不亏钱 我们会选 比如说 高速公路 同仁堂科技 从这个路开始 然后就赚了很多钱 然后才慢慢知道了 选择真正的好企业 这是一个关键
 
      但斌认为 在理解怎么投资之前 还有一个要不要投资的问题 要不要投资?通货膨胀正在无声无息地吞噬我们的财富 中国的社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财富正以它自己的规律快速地增加和转移 我们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度过漫长的历史岁月 才能够保证我们的财富不受损失 

      我记得小时候 我看过一部名叫《百万英镑》的电影 一个流浪汉走街上 突然中了100万英镑 那么这100万英镑 他有四种花法 一种花法是 他把这100万英镑就花天酒地了 还有就是存在英联邦的银行里面 这100万到现在只是过一个中产阶级的生活 还有就是买伦敦市中心最好的房子 那么 现在的海德公园旁边的房子 差不多66万人民币一平方 就是他如果买房子的钱到现在 还可以过非常非常富有的生活 还有就是买菲利浦 莫里斯的企业 1美元50年以后就8300多 这100万英镑就是变成83亿英镑了 你可以看到 一个家族的财富 放在不同的有效率的资产里面 它导致的结果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 
      你生活的一个国家 这个大的背景是什么样一个背景 它是一个 实际上是一个财富膨胀 财富积累很迅速的时代 打个比方说 我一个直觉 不一定正确  就是说 再过10-15年 可能中国社会财富会更大的飞跃 我们说 现在说 贫富不均 我自己的判断 再过10-15年 这个财富更不均衡
      我再给你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们都说 中国资本市场在2005年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 就是股权分置改革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 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它实际上类似于1978年的包产到户 
      你会看到再过10-15年的时候 中国可能会出现很了不起的大企业 所以说 你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 你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跟你一起成长 我觉得这个就很关键了
      你到底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 来穿越这个时代 我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 

      我们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来穿越这个时代呢?在但斌看来 只有在金字塔顶端的企业才能够担此大任 他认为 选时不如选股 明星不如超级明星 一个伟大的企业 就如同王冠上的宝石一样稀有 他认为这样的企业在任何时候买入 都是正确的选择 买入之后则须如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 长期持有 利用复利法则使财富得以增值 正是这种长期持股原则决定了他在选择企业时 必须坚持异常严格的标准 从而投资目标非常稀少

      能不能举个例子 说具体一点 就是说从那之后  你再选股的是怎么选的
      比如说 在过去50年以来 美国最伟大的企业 你看 菲利浦 莫里斯就生产万宝路香烟的企业 还有可可可乐 百事可乐 辉瑞制药 那个箭牌口香糖 那个壳牌石油等等 你可以看到 过去50当中 主要的这个表现好的企业 他是一个消费品 一个制药 还有一个石油采掘 主要是这些行业 
      在比如说在美国,在过去20当中 在10年当中 它有房地产 有金融服务 有银行 有零售 有保险 这些都是你可以长期关注的行业。实际上在中国 比如说去年这一波 很大的行情 你可以看它的主线也是类似这样一根主线 你再挑选企业 比如说 我们挑选茅台 是吧 挑选张裕 我觉得都是类似这样的想法 包括在香港挑选 女孩子可能比较知道 那个宝姿 对吧 宝姿 还有像 可能要马上上市的百丽 我觉得这都是 怎么说 当你研究这些历史的发展以后 你就知道某些行业 它确确实实能够产生一些好企业 那么 这些好企业能走多远 那么这又要你再去关注这个企业本身的事情了 
      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 就是说选好股票 有几个标准
      反正我的理解 它最好是有 比如说 有一个广阔的市场 比如说 我们骑马不可能在深圳要到蒙古大草原上去 那么这个企业的宽度和广度要足够 要最够大 另外 就是说 这个团队 要有一个好的领袖  然后好的团队 好的文化 然后能够让企业的文化能够不断的传承下去
      要能够抵御通货膨胀 就是说你投资的这企业 它的产品一定要能够提价 如果提价不了 那么你的投资可能会发生很大风险 比如说 我们说茅台 那个这个企业在1970年的时候 它可能卖7-8块钱瓶 你想想 70年代到现在 30多年的茅台 现在卖什么价格
      实际上 某种意义上 不死的企业 就是我们常说 就加个引号说 不死的企业 这些企业 从常识来看 一千多家拿到你的面前 哪些企业能够长存下去 尽量的长存下去 当然打引号 因为所有生命都有生命周期嘛 但是最好是能够穿越足够长的时间 我觉得这是比较重要的标准 
      另外 这个企业要有足够的净利润 最好是轻资产的 比如说像茅台这样的企业 当地的赤水河水加当地的高粱酿造一下 成品9万块钱每吨 然后现在去年卖61万每吨 可能在未来的几年要卖72万每吨 然后这个又不需要很大的投入 它就不断的有现金流 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好的企业的一个标准 
      另外最好是这个 它所属的行业 能够长期的生存下去 比如说 像有些行业变化很快 高科技企业 周期很短 你在这种行业当中 投资就非常困难 另外 周期性最好是弱周期性的 就是说不管是经济的好 它有这样一个销售 碰到差的环境下 它还有很好的回报 我觉得有这样一些选择 可能就是比较好一些 我想它的净产收益率 最好是要有15%以上的净产收益率 我觉得这个可能也是比较关键的 另外还有成长还是有一定的成长性 可能更好一些 
      我记得 在你的观念中有一个很有趣的 就是只要有七只股票就足够了 
      好企业如果是金字塔组成的话 金字塔尖的企业总是少数的 当你不断的往下移的时候 你会次之的选择
      如果你再大的话 虽然说你能够分散风险 但是 你的回报率相对来说就会下降

      选择了伟大的企业 即使在熊市中 一样能赚钱 因为随着企业的不断成长 即使市场按照最保守的市盈率对企业进行估值 好公司的股票依然能够得到很好的价格 这一点在但斌投资的股票贵州茅台(SH600519)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但斌2003年买入茅台 现在已经获得了十几倍的收益

      2004年其实是熊市 那你们那一个时候是怎么做的
      你想想 你看我们投资的企业你就知道 你看茅台在2004年也是涨的 在2005年也是涨的 你发现这个好企业 实际上 不是说 现在牛市来了 它涨了几倍 而是说什么 在牛市来之前的前两三年 这些真正好的企业已经在涨了 实际上 比如说 当时茅台 我们买的时候 差不多才100多亿的市值 你想想茅台酒的100多亿的市值 它的库存值就200多亿 我们是拿不到那么多钱 也找不到这么有巨大财富的人 比方说 国有股它能够转让的话 那我们很想 用一笔钱把这个茅台给买了 把它私有化了 这么好的企业 你想想 现在按今年算利润差不多20多亿 你100多亿拿下来 20多亿的净利润 以后的发展 未来的5-10年 还有可能更好的回报 比如说可能到2015年 它可能净利润就有100亿甚至更高的回报  你说这样的好企业 就摆在你的前面 像我们当时是非常兴奋 当然也很遗憾 因为没有足够多的钱 去完成你想完成的事情 
      一般老百姓说 这个投资市场风险很大 它的风险主要体现在哪里 如果我们是二八现象的化 80%的企业风险很大 20%的企业是风险不大的 但是老百姓通常去买80%的股票 为什么呢 它便宜 是吧 比如说 中国的股票 只有1%的好的 我打个比方 1600家企业 它还有16家是好的 那么 投资是让你买少数的 最优质的企业长期持有 你看巴菲特的一生中 重仓过13个股票 7个股票赚了270亿美金 如果要求我们的老百姓超过 要求他一辈子只能买20次 超过一次拉出去枪毙的话 他只能做20次投资的话 你想想 他会很慎重很慎重买每一只股票 然后呢 持有到他一生结束 所以 投资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看你怎么考虑这个事情

      市场波动反映了人们在面对不确定性时的不同态度 是人性的集中反应 关于“市场先生” 但斌对它淡然处之 他认为市场波动无足轻重 随着时间的延长 这些波动会被平滑 
      从2007年1月17日开始 受土地增值税政策影响 房地产板块整体剧烈下挫 在房地产股票的影响下 银行股也出现了剧烈波动 市场被笼罩在一股肃杀的气氛当中 面对这一情形 虽然重仓持有万科 招行等股票 但是但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比如说 市场回调跌的很厉害 您会不会在遇见这个跌势刚刚形成的时候 
      我们不抛 我可能就是 我们还接着买 我们是这样一个做法 
      股市跌的时候 那些基金重仓股也都在抛盘 
      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抛他的 
      比方说像房地产调控 是对这些 比方说对万科 或者招商地产这种企业 我个人认为他是重大利好 为什么呢 实际上是政府帮助这样企业在消灭竞争对手 没有一个伟大的企业不是诞生在行业的这样困境当中的 比如说中集 它也是行业在碰到危机的时候 他把别人吃掉了 如果这个行业都蓬勃发展的话 都赚钱了 谁卖给他这个资产 我相信未来的几年 房地产市场 它肯定是一个加速集中的过程 另外 房地产这个行业的游戏是剩者为王的游戏 我理解 谁剩下来了 谁是老大 谁就是成功的企业 比方香港1977年到1997年 1977年的时候可能 比方说房地产企业上百家 上百家上千家 过了20多年 到了1997年 只剩下主要的六家企业 那么这六家企业 每家市值两三千亿 我想未来的中国也会出现这个阶段 香港这么一块弹丸之地 就可以诞生两三千亿市值的企业 中国这么幅员辽阔的国家 你说万科 做上个五六千亿的市值 我觉得正常 
      我也同意你的观点 就是说长期看好 只要坚持 但是 如果就一个普通的股民 像您可能举例说明万科 你买入的时候是一个市场低位 原来说过几次 自己做失败的例子 正好在顶部买进去
      我觉得是跟企业有关 我觉得是跟企业有关 比方说我们说华工科技 90多块钱你拿住了 你可能现在亏的很厉害 但是另外打个比方说 万科在任何一个历史高点 在过去十几年之间任何一个历史高点持有到现在 都是很大的回报的 
      这些股票没有高点 
      对呀 它实际上是 你看全世界最伟大的企业 我们也研究过 都是基本上成45度的斜率往上走的 就是真正的好企业 他是很难让你套住的 我建议一般的老百姓投资应该是 我们说这样一个故事 比方说美国一个税务官员 他在仕途上可能没有机会了 然后他就发现 因为他利用他的优势 他就看美国这些富豪家族 为什么变得这么富有 他发现这些富豪家族 长期持有这些好公司的股权 所以说 他每月一发工资 他就买股票 一发工资买股票 等到退休时 他变得很富有的人了 我有一天跟一个朋友在吃饭 我把这个故事说完以后 他马上就算了一下 他说 我每个月给我儿子买8000块钱的 每年假如说有20%的回报 他说 每个月一发工资就买了 等他儿子上大学的时候 差不多有4000多万
      就是你想想 你这个投资 你去抓那个高低点 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回报呢 
      所以说 对高低的问题 很多投资者 都去管 大势明天讲跌 他就根据大势的涨落去作出买卖的决定 这肯定是一个 怎么说 我个人的理解 实际上是消耗财富的一个游戏 它不是创造财富
      比方说 还有人很多人说 在股市里面要等待一个机会 就是说等待一个时点 你认为这个怎么理解 
      因为这些东西是上帝定的 这个东西 如果一个人能够每次的高点都判到 那全世界的钱都是他一个人的 不可能做到的 既然你不可能做到 为什么要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呢 你可能这次判断对了 下一次对了 我跟你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有个朋友买茅台 好了 他40块钱买 50块钱卖 做对了一次 然后50块钱卖 卖的时候又跌到40块钱 然后又买了 买了又涨到50块钱 他又卖掉 然后又到了40多块钱 他又买进来 等到又到50块钱 他说卖掉 卖掉他又再等这个 他等不了了  然后稍微回调到48或49 呼 一下就起来了 到了80-90等于是 你可能是捡了一个芝麻 你以为每次回调 我稍微的成本降低了点 或者多赚了20% 但实际上你可能会丢失了一个伟大的机会 
      我原来在君安研究所的时候 是做财经快讯的 我们不是每天有财经快讯嘛 我是财经快讯的主笔 那么 我就是做市场分析的 就是波浪理论什么的,这些应该说 还是比较擅长的 但是 现在我基本上是放弃掉了 
      为什么呢 你被那个害过吗 
      不是 实际上这个理论本身 可能也还有它价值所在 但是它不构成财富的基石 真正的财富不是看你 比方说 大势到多少点了 实际上 你看看真正的好企业 它通常都是利用大势调整的时候 才不断的走出更强的走势 它不构成财富的基石 再好的股票也好不过公司本身   
      实际上你看在过去的100年当中 美国市场的平均回报率是10.4% 它其中5%是来自分红 4.8%是来自盈利的增长 只有0.6%来自市盈率的变化就是股价的涨跌 你看 绝大多数的老百姓 它没有去盯分红和企业内生性增长 去盯的是0.6%股价的波动 长期来看 这个是没有价值的

      和一般人的理解不同 但斌认为投资本身没有秘密 好企业没有秘密 投资最大的秘密在于坚持 而让心灵坚持是最难的 就像大家都知道长跑有利身体健康 但是能够坚持的人很少

      能不能说一例子 比如说一只股票 大家都认为 都没有看中它的投资价值所在 但是被你发现了
      没有 我从来没有发现过 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我觉得投资本身没有秘密 我能看到的 别人都能看到 但是 问题是 在你看到的地方你赚了多少钱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一个美国的投资家 在一个股票市场赚了几百倍 然后他很郁闷 跳楼自杀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他只买了一百股 就是说投资就是这样 在你正确的地方 你要敢于下重手 很多人也比如说 你说茅台好好 好 他买一百股有什么用呢 试一下 试一下 你在一百股里面 就算你现在赚了二十倍又怎么样呢 对不对 你说这有什么秘密 没有秘密 投资本身他是对你人性的考验 最大的秘密 如果你说有秘密的话 我觉得这是最大的秘密 就是你的性情 品格 人生阅历 能不能让你坚守这些东西 
      比方说 我说茅台好不好 好  但是 一般的老百姓说价格很高 他是以股价来论企业值得不值得买 而不是说这个企业到底值多少钱 比如说 招商银行 我们都知道招商银行好 但是 有多少人愿意去买招商银行 前几年一直不动的时候 能够愿意持有 你说万科好不好 我们在深圳都知道 万科好对不对 有多少人真正的去买进 因为万科 1988年 有一个叫刘元生的人 买了400万 360万认购 然后还加了40万买了二级市场的 400万 到现在差不多12个亿 那么 你想想从1988年到现在 十几年的时间 十八九年的时间 他能赚差不多300倍的 这个回报
      因为他中间离场 有人说 不能在这个市场太近 
      不是 它是这样的 我觉得财富的积累和财富的管理 它需要有远见 要有洞察力 你看全世界最聪明的人 大多数你看 在美国 可能很多很聪明的人都愿意从事做金融这行业 它实际是集聚了很多有智慧的人 那么 这些人有智慧的人 他怎么能够在等同晋级当中胜出呢 实际上 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是靠你的品德 你的意志力 你的洞察力 你的远见  它是靠你的这些方面 这些综合的素养胜出的
      比方说 1896年的时候 道琼斯指数第一次发布的时候 它12个股票组成 那么这12个股票当中 在经历了110年 只有一个股票破产了 那么如果当初有一个老爷爷做一个决定说 我在1896年的时候 我这个家族投12万美元 在这样一个道琼斯指数成本股里面 持有到现在 那富可敌国的
      比方说我们很简单的 2003年 我自己出来的时候 刚刚开始买皖通高速 正好是买了不久非典就来了 你说你怎么投资 大家都不出门了 那你怎么办 那坚持 你这会就想 如果巴菲特碰到这种事情 你怎么办 
      你想他可能也会坚持 
      我想他应该也会坚持
      如果非典没有影响你的投资 如果有战争发生呢
      实际上一样的 就是我们思考人类历史的变化的时候 就是说有战争又怎么样呢 你看 1914年-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 我看是关闭了五个月的时间 1929年的大危机是银行都关闭了 那么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 假如说那个老爷爷很有远见的话 你持有它又怎么样 
      比方说 一般的导演拍电影 比方说我们要反映一个投资家的电影 他愿意拍谁 拍索罗斯 为什么呢 很精彩 一会儿跟英国政府斗 一会儿跟香港政府斗 一会儿马来西亚这些政府斗 好了 你拍巴菲特 拍什么呢 一个老头 是吧 生活很平淡对不对 比方说1962年 这个越战开始的时候 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 一般的老百姓撒丫子就跑了 拿了好企业就跑了 巴菲特为什么不跑 面临这么大的 波澜壮阔的变化的时候  他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觉得很遗憾 巴菲特不写自转 如果他能写自转 我觉得这个可能对投资是最关键的 就是你在历史的关头 你怎么样来处理一个你的投资 我觉得这是最 如果说有秘密的话 我觉得这是秘密 
      实际上我们也是在不断摸索 在探索 比方说 这些伟大的人物 他们投资在为什么在历史的关头 他能够坚持 我觉得这个是最核心的问题 
      还有一个叫能不能过财富关的问题 比方说 我们说巴菲特 巴菲特的财富如果放到一个中国人的身上 如果他成为全球老大 他会怎么想 他可能会觉得 他的天下老子第一了 但是我们猜猜巴菲特一夜之间醒来 他会怎么想 因为一个人用几十年的时间 积累这么大的财富 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我们再猜猜巴菲特 他可能此时感觉 就是上帝假借他的头脑 身体 智慧 完成了一件他应该完成的事情而已 所有的荣耀是谁的 是上帝 所以说他现在捐助这个财富 不是说他到了70多岁的时候 他有了这样的境界 而是他在结婚的时候 他跟他太太说好 说我赚了钱之后要回馈社会 
      他的境界到那个程度了
      对 他才能够去驾驭这么多财富 为什么全世界的钱 会向少数人的手里集中 一定是这样的 
      你说你一般的老百姓 又想赚很多钱 又没有这个境界 那你怎么赚钱
      老百姓一般想快一点赚钱 想快一点 
      欲速则不达 所以说我们投资就像孤独的乌龟与时间竞赛 你是乌龟 你别以为你 像兔子 兔子只能活三年的 是吧 你跑的很快 嘟 掉到沟里了 你乌龟爬的慢 一步一步地爬 你长期看是乌龟 乌龟是赢的啊 

      关于投资理念 投资哲学 但斌认为只能选择一条 既然已经选择了价值投资之路 他将会延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做了现在这个职业看好吗 就是你觉得这个职业 它未来的发展
      它实际上这个行业 我想会吸引无数代人来从事 我们就说百业为王 金融肯定是百业为王 而做这个投资的人 他又是最能表达 让他的生命得以展现的这样一个职业 但另外这个行业 我的理解 实际上做金融这个行业 特别是像做我们这个行业 他是一个没有成就感的行业 
      他有很多东西他不懂  他不懂的东西很多 他一定是很谦虚的这种心境 他才能够做这样的事情 真的做得好 而且你想想 反正我从业这么多年 反正我知道的有很多人 原来做得很成功 当他一旦骄傲的时候 很快就败掉了 资本市场他就是这样 你有什么样的人性弱点 它就在哪个地方攻击你
      随时都要很谦虚的
      那肯定 对 另外 也没有理由去很牛嘛 当然你在这个证券市场里面 比方说有某些人很牛 但是我觉得这个没有价值 因为人的一生都很短暂 另外这个职业本身实际上 我的理解不是让你产生成就感的事 他是一个挑重担的一个事业
      那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做这样的事业
      我也做不了其他的 我也不会了 因为比如在我人生开始选择的时候 比如在我20多岁 最年轻的时候 你就是踏入了这条职业 你必须去做这个职业 
          你比如说我们说选价值投资 你实际上是选择了一条人迹更少的路 这种坚持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你让心灵坚持是最难的 为什么 比方说  我碰到危机的时候 我卖出是一个最减轻我心理负担的一个做法 1962年巴菲特 他是可以卖出的 他卖出以后 他可能就不受这种心理的煎熬了 他不卖出 他反而受到更大的煎熬 这个时候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有一首诗一个美国诗人写的 大概是什么意思 叫《未择之路》 大概什么意思 一条森林分出两条路 这条路也很好 那条路也很好 那么 我也想走走这条路 我也想走走这条路 实际上作为人生来说 你在某一个时刻 或者某一个方法来说 你只能选择一条路 只能选择一条路.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