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影音节目>资本人物>

《资本人物》个人投资者系列 段永平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03-16 点击:

65万美金拍得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这顿饭我认为是无价的
      投资网易 获50倍收益 
      这一支股票给我带来的回报大概 可能差不多有一个亿美金
      小霸王 步步高两个品牌的创始人
      其实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 最重要的是首先你要 我们要做对的事情 然后把事情做对
      段永平
      1961年生
      江西人
      1988年来到中山怡华公司
      1995年创办步步高
      2001年移居美国
      2001年开始投资美国股市 
      2006年位列《新财富》500富人榜第145位

      美国西岸时间2006年6月30日上午11时左右,一场竞拍正紧张地进行着,这次竞拍是为了赢取和股神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这种竞拍从2003年开始,已经连续举行了四次,巴菲特把这些竞拍的款项都捐献给了慈善事业。在经过数次不断出价后,当网名叫fastisslow的人报出了62.01万美元的时候,竞拍终于结束了。7月1日有人发现,fastisslow正是步步高公司的创始人段永平。

      最近网上有一则非常引人注目的消息说,一个网名叫fastisslow的人,以62.01万美金的价格竞拍取得了与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的这样一个机会,您给我们说说这个人为什么取名字叫fastisslow?    
      段永平:其实这个名字意思就是说欲速不达,那是我,其实做事情我的一个最基本的哲学。就是说不求快,求安全。这次被大家知道也是因为,因为我在Yahoo注册的时候,其实没有想那么多,就直接用了自己的ID。结果很多人就知道这个ID是我的,就本来很多人知道,所以才会被大家所知道,否则这个是,可能也不会有谁知道这件事。    
      主持人:您为什么想到要参加这个竞拍,然后跟巴菲特共进这个午餐呢?    
      段永平:两个方面原因吧。一个就是说,我这个也是很久以来就。因为我做投资有个很大的因素是,和巴菲特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就是无意中看到有关他的东西以后,我发现他说的这个投资理论我看得懂。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企业,所以我觉得沃伦?巴菲特其实,如果我没有看过他的东西,我大概不一定敢去做投资。那么因为我看了他的东西,加上后来我又比较认真地去理解了他的东西,我发现这个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我投资这几年,的确收获也很大,所以我想,能够如果有机会跟他聊一聊,那么我可能会有更多的启发。因为我有很多一些细节的问题,还是挺想再问一问他,就是说你手里有多余的钱,但是没有好的目标和当你手里钱不够,却找到了好的目标的时候你怎么办?
      主持人:这是你最想问的问题吗?
      段永平:谈不上了,我没有特别多想问的问题。就是说人家非常要问我你想问什么,我想这个问题我大概会问,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钱,有一个做投资做得非常大的朋友,老在借钱。我其实是想帮他问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本身也是,因为我自己的,因为这些年说实话也赚了很多钱。那么我太太和我就说,都是觉得钱这个东西,你自己觉得够花就行的,所以其实把大部分,也不能说大部分,把相当一部分都捐到慈善基金会里面去了,那么正好这是一个机会。
      主持人:这个数目的确定,是因为你觉得这顿饭就值这个价钱还是说像你刚才说的,基金会每年要花掉的这笔钱数是有定量的?    
      段永平:这顿饭我认为是无价的。就是说其实我觉得多少钱都不过,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吧。我自己就很随意的就设了这么一个价钱。这个反正是在我们基金会的预算之内。
      主持人:在网上有很多网友提出一些质疑,说为什么您的基金会善款要捐给国外,不捐给国内的一些可能更需要的地方?    
      段永平:第一,美国对我来讲,不叫国外。第二,我在国内捐的钱,其实也不是就没有,我们以前每年也都捐,我们只是不太吭声就是了。
      我们最早开始捐钱,华东水灾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捐了,我印象非常深刻,捐完了以后,就从此没有人告诉过我们这钱去哪儿了。那我觉得说明这个慈善募捐的环境还是不太好了。
      这个基金就是我和我太太建的基金,我们在斯坦副大学就建了一个基金会,就专门资助中国去的学生,就是说你捐钱不一定非要捐到中国来,但是它可以跟中国有关系。   
      主持人:那它现在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途径?    
      段永平:投资,因为我本身管的这些,除了管它花钱以外,还要管着它的投资。我的回报还不错,我的基金会其实从建立起到现在都有一倍多的成长了。

      2001年,段永平和妻子一起移居美国。从那时起,他的投资生涯才真正揭幕。段永平坦言,过去五年他在美国炒股赚到的钱,比此前他在国内做十多年企业赚的钱还要多得多。

      主持人。在您赚过的钱里面,有百分之多少是在美国投资股票的时候赚的?这个比例大概有多少?    
      段永平:从我现在个人财富来讲,我现在九成多以上都是吧。 
      主持人:那大家现在也说,估计你有15亿的身价,是这样的吗?   
      段永平:有多少钱,这个我不好讲了。我觉得15亿也不算是很多。但确实主要是在股票赚的。而且大部分钱,都放在基金里头。
      主持人:这么多。那您是一个投资成功率非常高的人。   
      段永平:至少可以说我运气还不错。就是一个投资者来讲,我想我应该是比较成功的。因为我做投资时间非常短,其实满打满算还不到五年。   
      主持人:从2001年去美国才开始吗?    
      段永平:对,我是决定去美国才开始的。    
      主持人:之前在国内没有投资过股票?   
      段永平:没有,从来没碰过。    
      主持人:到美国以后,您是说看了一些巴菲特的书之后有这样一个想法,想投资股票的。    
      段永平:对。    

      段永平在去美国之前,从来没有投资过股票。而之后却成为高手。他是如何理解巴菲特的投资真经的呢?
       沃伦?巴菲特讲就是说,你买一支股票的时候,其实就是相当于你在买这个企业。或者买它企业的一部分。那么这个企业的所谓的价值其实就是它折现的价值,就是你把这个企业,它的整个生命算下来,它总共能够值多少钱,你把它折现到今天。考虑到利息,复利,如果你现在买的价格是低过它的价值的,你就可以买。其实这个挺简单的。    
      但是你要去找到它的价值,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简单的东西不等于容易,我一说简单,很多人就会有一个误解。说你说它容易,我说我不,我告诉你这个东西非常难。但是它很简单,就这么一点点事情,你要搞懂它。大部分人在做投资的时候,并不是都去了解企业,看图看线,容易受价格的影响。我觉得在这个地方,沃伦?巴菲特给我的启示是非常大的。早期我也是一样,因为人都是凡人,很容易受到外在的东西影响。那么看了他的东西以后,我觉得有时候你就必须要坚持。
      怀揣着《投资圣经》和发财的梦想,段永平于2001年底,开始买入网易的股票。当时NASDAQ崩盘,中国网络概念股跌得惨不忍赌,搜狐、新浪、网易等股票价格一度在一美元附近徘徊,面临被摘牌的风险。
 
      主持人:你当时一共拿了多少股票?
      段永平,我记得是二百多万股吧。
      主持人:也蛮多的。
      段永平:还可以了。两百万股出点头,超过5%了,刚刚过5%。不对,我最多是到了6%,百分之六点几。
      主持人:当时这一类的股票可能不单这一支。它跟其他的一些同类的公司相比,最大的优势在哪儿?你觉得?
      段永平:那是因为我能看懂,别的公司可能好,但我看不懂,我就不能投。就像有些人问,为什么沃伦?巴菲特不投微软,是不是他的错误。我觉得这个不是他的错误,他搞得懂可口可乐的,搞不懂微软。所以他投了可口可乐,他同样他赚到钱了。    
      所以我在投网易的同时,别人可能投了别的公司也都赚了钱了,我也不嫉妒,他跟我也没关系,因为我也没搞懂,或者没有花精力去搞。网易我是觉得,我比较看得懂,尤其它的生意,它的产品是我最熟悉的一块,因为我做游戏起家的,做小霸王游戏机,我相信现在还有很多人还知道。   
      主持人:你当时足够了解它吗?
      段永平:我觉得一直都在慢慢地了解。那么,随着它价格的变化,其实我对它了解也越来越多。我还是觉得这家公司还是非常不错的一家公司。跟我们做企业的这种心态也比较像了。就是说,相对来说比较本分,不是追求这种快速扩张,那么搞一些很,我说不清楚,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所以你拿着它的股票,就算价格有点波动,你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企业的基本面非常好,那么企业的文化,也还是不错,虽然不算是特别强,因为这家公司毕竟还是年轻。因为一般来讲,一个好的企业文化,大概会需要十来年的时间才能够真正形成。这公司到目前为止可能还不到十年。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改善的空间。
      主持人:如果当时要是跌了怎么办?这笔钱?
      段永平:跌了就想办法再借点钱再买呀。但是最遗憾它不跌下来,因为网易买,我这个决策比较容易决定,它有两块多钱的现金在里面,企业也是处于一个非常不错的雏形状态,就当时它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但是以我做企业的经验,我觉得这个公司绝对不可能继续一直亏钱下去,永远赚不到钱。两块多钱的现金在手里头,才卖不到一块钱,这个本身就是已经很有意思的事了。
      主持人:你是比较有信心的,对它的增长?
      段永平: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公司被严重低估了。但是什么时候会回来,其实我是没有想过的。因为这个东西,不是你能够预计的东西,就是说投资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你不能够给自己定目标,说我今年一定要赚百分之多少。因为价格是市场给的,但是价值是它内在的东西,所以你最重要是了解它的价值。然后你去等待市场,最后给它一个公平的价格。    
      那么一般来讲的话,时间其实也不会很长。我个人的经验大概也就三年,最多了。为什么说三年,是因为我没有见过超过三年的。当然是因为我时间短,我总共投资就没几年。所以你只要有个两三年的耐心,你怎么着其实,你要找到好公司,你拿在手里怎么着都是能挣钱的。但倒过来讲,你拿错了股票,你拿的时间越久,可能就越糟。
      主持人:您是比较喜欢集中投资还是会分散投资呢?
      段永平:我很集中,我是非常地集中。我当初买网易的时候,其实就花了一百多万美金。我当时只有那么多现钱,后来还借了一点钱,总共大概两百万美金,还包括一些融资等等在里头。

      网易的股价表现没有让段永平失望。由于有了数量庞大的网民基础,2001年,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推出之后,短信很快成为网易的盈利业务,后来网络游戏开始异军突起,成为网易最主要的利润来源,网易公司由此获得了很好的收益,二级市场上,网易股价一飞冲天,一度逼近100美元大关。段永平凭借此次投资,身价暴增。
      主持人:这是你赚的最多的一支股票吗?   
      段永平:我不想说,但是的确是挺多的一支。我觉得这一支股票给我带来的回报大概,可能差不多有一个亿美金。
      主持人:那能不能给我们说说,您选股票有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原则或者有什么样的一个角度吗?    
      段永平:最重要的还是你要去了解它的企业。因为我觉得我做企业出身的,我对企业的了解比较深刻一些。就不是太,我不相信神话,也不听他们的所谓的Story,就是他们讲故事或者什么概念这些东西,我都不是说特别地在意。
      最重要是这个企业它到底能够,就是你要去根据你看到的情况,你要去想象它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也有一些,投资有一些很特别的情况,就是说它现在的价值就已经,就是说远远超过了它的价格了,这个时候就是买的一个机会。这其实都是沃伦?巴菲特讲的东西。
      你比方说像网易。你看我大概是八、九毛,一块钱买的这支股票,你能够留到八、九十块钱,你都没有卖。那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你每天都是想要卖的。    
      主持人:都在斗争?
      段永平:不,如果你了解这个企业,你认为它有这个价值,你可能就不着急卖。否则你每天就会受价格的影响。因为价格它天天,可能今天一百了,明天八十了,后天到七十了。
      主持人:后来说,现在持有的这些股票,就后来你进行的这些投资,也都是跟你熟悉的这些领域相关的吗?
      段永平:不一定天生就熟,但是前提是我在投资或者在持有重仓的时候,我已经很熟悉了。你可以学习的,你可以。所以我投资的东西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都是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你让我投一个,说八杆子打不着,完全没有感觉的东西,那我不太敢投。因为完全没有认识,你比方你现在让我去投一个,说不清楚,你比方说,高分子化工的一个什么产品,我对这个产品完全没有概念,可能非常好,也可能不好,我没有办法去投。

      主持人:你怎么对待这些,比如说拿在手里情况不太妙或者已经亏掉的这些股票,怎么处理啊?
      段永平:每支股票不一样,如果你是从像我说的这种,就投资一个企业的角度来讲,如果是真的是好企业,如果它的价格低下来,如果你还有钱,那你可以多买。
      其实逻辑上是,比方说你认为这个股票值二十块钱,它现在明明五块钱,你应该多买。你五块钱买了,它掉到四块钱,很高兴,继续买。
      如果没有,你就束之高阁,就把它搁在一边就不要管它了。但是倒过来讲,如果你发现这个企业,其实是一个不好的企业,就是它目前的价格虽然它掉了很多,它依然是偏高的价格,就是远高过它的价值,你就应该卖,跟你亏了多少钱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你要不卖,你还会继续掉。所以最重要的话,就是你要真的了解这个企业,你要能够了解它所谓的价值。
      主持人:您是不给自己定目标,但是我发现您是给自己有定了一个规则在的,就是不该碰的绝对不碰?
      段永平:对,规则很严格。
      主持人:该握在手里面的一定不放手。
      段永平:是的。
      主持人:你觉得这种规则是在任何一个国家的股票市场上,都能够被很好地验证,并且遵循它一定都能有很好的投资回报的吗?
      段永平:我认为是在任何经济行为里头都是一样的。包括股票市场,它没有差异,这个也是我看了巴菲特的东西以后,我得出来的最大的体会。你搞懂了,你就会赚钱。
      主持人:您现在在国内的A股市场也有一些投资?
      段永平:我有一支股票,我去年年头的时候,其实不是个人的,是我们公司买的。那么公司当时有一点闲钱,买了一支股票。
      主持人:步步高公司?
      段永平:对,觉得这个东西好像有点价格不合理,然后看看公司有一些闲钱我们就买了。

      段永平买的这只股票是深万科,他在2005年初买入就一直持有,现在已经有100%左右的投资回报。五年股龄,段俨然已经是一个成功的投资家了,不过,在普通人眼中,段很早就有高超的财技,他做企业时,就有相当成功的过去。回首往事,段永平坦言,自己并不知道日后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投资成绩。1988年,他南下创业,来到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厂,并且一手打造了后来赫赫有名的学习机品牌“小霸王”。

      主持人:其实很多人在看到现在这则消息的时候,看到你的名字,说段永平,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说到步步高,可能大家就开始有恍然大悟的这种感觉。也很想知道你创业初期的一些事情。当时是怎么到中山怡华的?
      段永平:毕业以后,我是在佛山找的工作,后来对当时工作不是很满意,加上自己当时觉得,玩游戏这个东西有点意思,后来发现中山这家公司在做游戏,正好我有个同学在里头。也是一个同学告诉我,说我们这个公司做游戏,我说这个东西有前途。这个有些东西都是冥冥中的东西,我投资网易其实就跟我当年做游戏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了解游戏这个市场,绝大多数人其实对游戏的理解不可能像我这么深。
      主持人:这个中间,一年的时间非常短,这种转变是非常简单的吗?
      段永平:简单但很难,那么小的企业,几千块钱人民币起的家,就是一个小生意,只是说你耐心地坚持地做下来,慢慢就起来了。
      主持人:你在的时候,就是推广这个市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什么独特的办法?
      段永平:其实没有特别独特的办法,因为做企业、做投资这些东西其实都很简单。就是你要找到市场的需求,找到消费者的需求,然后你想办法去满足他。    
      那么首先你对产品有感觉,我自己就比较喜欢玩游戏。到现在我儿子最佩服我的就是。我太太前天还是昨天跟他讲,她说你看,你爸爸很忙,回来,好多人找他。他说,对呀,我爸爸很厉害,我爸爸很会玩游戏,可以玩到二十几甚至更多。就在他的眼里,我玩游戏玩得很好。我当初也是因为发现有这样一个产品,所以我对这个产品市场我一直都比较有信心。知道很多人会喜欢玩这个。
      主持人:你有没有亲自去找客户或者说打开这个市场?
      段永平:我们就几个人,我不亲自去谁去。大家都是亲自去的。
      主持人:那时候怎么做的,你有没有印象?
      段永平:那很辛苦,确实很辛苦,比如说一天工作十好几个小时,正因为我一开始那么辛苦,后来就想到你必须要形成一个系统。然后所以我们才形成了有代理制,有自己整个管理体系,价格体系,一直到后来我可以自己不在一线
      其实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最重要的是首先你要,我们要做对的事情,然后把事情做对。
      主持人:可是这个数据很吓人,是十亿的年产值,最后做到
      段永平:对,到我离开的时候,应该是差不多有这个数。

      段永平将“小霸王”从昔日负债累累,做到产值逾10亿的知名企业,但他依然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被称为当时的“打工皇帝”。段永平并不甘心。段永平提出“改制”,但怡华集团高层拒绝了这个要求。1995年7月,段永平提出辞职,并在两个月之后成立了步步高公司。

      主持人:创建步步高的时候,之前就想好要做这个行业吗?
      段永平:没有,当时离开的时候其实什么也没想,想着要离开。
      我是想我就实在不行,我就去美国吧。我想追求,就是我现在的太太了。
      但是当时我们公司招进来有很多人,很多人其实他是从某种角度上是冲我来的。那么离开了之后,大家有一种很大的失落感。我自己觉得自己有,反正觉得自己有点问题,有责任吧,所以觉得,做就做了。   
       我当时离开的时候有个承诺,我说我一年之内不做同行。    
      但是后来出了一些变故,就是说,我离开了以后,接任我的这个,就小霸王的人就觉得,以前的这些人都是阿段的,所以就不用他们了。所以很多人就再回来找我。说我们怎么办,我们也过来吧。那么这一下就难倒我了,因为你过来,你原来我们做这个产品,我们又不能做,然后来的人又很多。大家说要来,我还觉得自己真的有这种责任。
      所以我们就开始做外销。
      主持人:那时候外销是很容易吗?
      段永平: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其实我们第一年还亏很多钱,但是亏钱我觉得倒无所谓,因为最重要是赢得时间吧。因为我觉得这也是冥冥中的东西,我们现在俄罗斯的外销做的非常好,是跟我们那个时候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现在光销俄罗斯就两个,一个多亿,可能不到两个亿美金的营业额,每年。我不知道国内还有哪家做电子行业的公司,能够有这么大的销售额。

      从1997年开始,步步高公司开始在央视打广告,并且在两年之后成为央视的标王,对于这个称号,段永平淡然处之。

      主持人:很多人了解,就是听闻步步高这个品牌,都是从央视的广告当中。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个产品一定要做广告,而且要去央视做呢?
      那个时候做央视我觉得,我们基本上是竭尽全力在做,因为我一直认为那个是最便宜的。
      主持人:有很多人说段永平会做广告,所以小霸王和步步高产品才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你觉得这种说法对吗?
      段永平:我记得我读EMBA的时候,有一个诺基亚的同学也这么跟我说,我说,对,我们就跟诺基亚一样,就只会做广告。他说我们诺基亚可不是只会做广告,我说那你凭什么说我们只会做广告。一个企业,其实如果说它只会做一样东西,它一定是会死的,没有哪个企业是靠广告起来的,就是说能够靠广告生存下去。
      主持人:那现在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身份,评价一下广告对于一个企业的这种影响?
      段永平:企业做起来就像一个木桶一样,哪块少你就补哪块,你不能够有明显的缺陷。所以如果广告是你的短板你就得补上,如果说你的企业别的都挺好,就知名度不够,那你要补上。但是,如果说你光靠广告,你是肯定是死的最快的。我记得以前有一个酒,它打广告打得非常大,还做什么标王。然后我说它们真的敢花。我说老板得开。后来我就问这些喝酒的朋友,我说这酒好喝吗?就在现场,投标现场,投完了,他们说那酒难喝死了,我不爱喝。我说,这下它就死定了,很快它就死了,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原因,你不好的产品,你敢这样打广告,你这是自己找倒霉。    
      主持人:您现在在步步高占有多少的股份呢?
      段永平:我占了很少,我就相当于一个顾问。

      几年下来,段永平逐渐稀释了他在步步高的股份,退出了管理层。如今,段永平定居美国,专门从事投资、慈善事业,剩下的大部分时间留在家里陪小孩。他每年都会回几趟中国,他把这当作来中国出差。

      主持人:这么多年来,您有留下什么遗憾吗?
      比方说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你买了一支股票,本来计划两百万股,假设这样,结果只买到了二十万股,价格就上去了。本来你应该继续买,你没买,结果你就亏了,就少赚了很多很多钱。但你觉得这个是遗憾吗?当然是遗憾。你说有重要吗?它不重要。或者你买了一支股票,结果买错了,亏了很多钱,他说我要不买,这几百万就不用亏了。那么遗憾吗?遗憾。那人总会犯错误,永远不可能避免这种遗憾。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耿耿于怀。那生活当中很多事情其实都一样。你说什么事情你都很顺利,其实你已经活得没劲。所以有一些波折,有一些不顺利,有一些遗憾,这是你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也没有什么不合适。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